您的位置 :  文章 > 河南省(城市联盟) > 时尚 > 时尚 > 正文

河南新乡农民被维密Pick,土创翅膀走红时尚圈

2019-06-27 14:22:09
来源: 搜狐

维密是什么,江泉至今也没太明白,但是再也没有人说他做的翅膀土了。

文/ 金斌

编辑/ 屠雁飞

河南省新乡市小店镇王连屯村的农民江泉对此最有发言权。毕竟,他和两个40多岁的农村妇女一起设计制作的“土味翅膀”,成功登上了维密的T台秀。

听起来有些魔幻,但这是事实。

有人称赞江泉做的翅膀洋气极了,也有人吐槽这东西实在太low太辣眼睛,浑身透着一股子乡土味,褒贬不一。

如果当初没遇上淘宝,江泉此刻或许还在北京的某个建筑工地上搭建工棚,那两个农村妇女也只是在地里种种苞谷和小麦,经他们亲手设计制作的“翅膀”肯定登不上维密大秀的舞台。

江泉用了8年时间,来证明,农村土创一样能够走向世界。

去汶川灾区建板房

江泉从小的梦想是当个老师,他也确实如愿在镇上的高中教上了数学。只不过,干了三个月,他就犹豫了,因为工资太低,一个月七百多块钱能干啥?“连娶媳妇儿的钱都攒不下来。”

他跟父亲说,不如辞职去搬砖,老头子差点拿鞋底拍他的脸。拗不过,他又勉强教了一个学期书。学期末了,学校去外地招老师,他就跟人家说,你们要不就多招一个教数学的,我好辞职。

2005年,江泉瞒着父母亲辞掉了高中的工作,真的去工地上干活了,他倒不是去搬砖,而是帮人家工地搭建工棚,“赚不多,比当老师强些。”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一个月。江泉接的工棚刚刚搭建完工,老板跟他说,最近有一批援助的板房要送到四川灾区,那边缺少会搭建的工人,问他愿不愿意去。

“当然去啊,还用想吗?”

第二天他就搭上了去汶川救灾的卡车,连续赶了两天的路,到了灾区。

那时候,从福建运板房的卡车有30多辆,每个车上都会捎带一个或者两个像江泉这样的专业工人,灾区根本找不到这么多熟练工,即便有了材料,板房也搭不起来。

从6月中旬开始,他在灾区一直待到了7月初,每天都在没日没夜地建房子,早上7点开工,一直到晚上11点从工地下来,“脑袋一贴床板就能睡过去。”

无家可归的灾民都住在临时帐篷里,板房建好一个,就搬进去一户。有个老农家里房子没了,地也没了,靠着救济过日子。有一天晚上却找上门,非要把一篮子煮鸡蛋塞给他们,“一篮子鸡蛋是他们每家一两个凑起来的,怕我们退回去,故意煮熟了拿过来。”

灾区半个月,江泉拿了2000块钱的工钱,临走时,他去了当地的民政局,把钱捐了。

自制土味巨型翅膀

江泉没有回福州,而是去了北京。他在地铁10号线终点站边的小村子租了一间平房,15平米,一个月租金一千多块钱,早出晚归,去工地上找生意。

店家回应他,十几块钱的东西,就是给小孩子玩两天新鲜的,如果真得斤斤计较,大不了把钱还给他。想到女儿哭兮兮的样子,江泉心里有些愧疚,常年在外也没空陪陪女儿,“大不了自己给女儿做一个翅膀,保管比买的好!”

正好赋闲,江泉便跑回新乡老家,陪陪女儿,顺便给女儿做一个翅膀试试。

正好镇上高中有个美术班,班主任是他的铁哥儿们,江泉就去找对方画图纸,到了那一问,老师不在,“两个学生自告奋勇,说他们能帮我画。”

这一画,就画出一对宽一米二的巨型翅膀来。

拿到图纸时,江泉忍不住吐槽,这么大!这不开玩笑嘛,画的啥玩意儿呀。班主任在一旁悠悠地说了句话:“土是土了点,说不定城里人能喜欢”。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江泉开始到处收罗材料,底下的支架找五金店的师傅焊,背带就让老婆缝,问题是,最关键的羽毛去哪儿弄?

河南是个神奇的地方,周口不产玉石吧,能在淘宝直播上卖玉石,卖成一个产业带,许昌假发不但占了全国大头,还能通过1688占领非洲市场,新乡隔壁的濮阳动静小点儿,但是羽毛制品也是长期出口。

江泉跑到濮阳的工厂里要了一些鹅毛,回家跟老婆两人一根一根地往骨架上粘,为了尽可能逼真,他还去地里抓了个麻雀,照着那翅膀粘羽毛。

赶了两天工,这个翼展一米二的巨型翅膀终于出炉了。他为了争那口气,还把照片发给卖翅膀的店家,对方却说,“就你这东西,能卖出去才怪。”

淘宝订单第三天就来了

江泉还就要卖出去给他瞧瞧。反正材料还有多,江泉一共做了6对巨型翅膀,装了箱,带到了北京的出租屋,他觉得普通人不买,大城市的影楼总有乐意用的吧。

他在五棵松摄影市场转了几天,还真遇到一个感兴趣的。那影楼老板问他多少钱卖,江泉说200块钱一对,对方说太贵,江泉问,那你多少钱要,那人伸出两个手指,“最多给20块钱。”

放弃影楼之后,他去了中央民族大学,那里有条街,做的是影视道具生意,还没走几家,一个热心的店老板就劝他,“你这东西好是好,就是忒大,搁店里占地儿,不实用啊。”

跑了大半个北京城,闭门羹都吃饱了,江泉心灰意冷。幸好工地上又来活了,他就把翅膀收起来,正式干活前一天晚上,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村里的小网吧注册了淘宝店,把翅膀的图片传了上去,“没想过有人会买,就是玩一下。”

第三天,他接到了一个天津人的留言,想买他的翅膀。

“我问他要几对,他说有多少要多少。”江泉手里一共6对,“我说你别骗我,我都走了大半个北京城,没人看得上。”对方二话不说,马上下单了,一共2000块钱。

订单终于来了,问题也紧随而至,快递公司都不愿意接他的单,怕路上给弄坏了,顺丰小哥拒绝他时说,天津也近,你自个儿送过去不就得了。

当那位在天津海边经营夜场的客户看到江泉亲自送货上门时,颇为惊讶,“淘宝上的服务都这么好吗?”

明星都爱我家的翅膀

东方不亮西方亮,淘宝上开张之后,江泉便意识到自己的手工翅膀有戏,“中国那么多夜场,每个夜场买我一个翅膀,我不就发了嘛。”

是不是夜场的生意就不得而知了,淘宝上的订单像涓涓细流般流向了这个河南农民,最开始一个月十几个订单,到后来几十个,江泉的翅膀在差异化的市场中逐渐走红。

他也果断放弃了北京工地上的活,回到了新乡农村的老家,走的时候房租还没到期,“觉得有自己的事业了,一刻都不想浪费。”

店里的订单爆发来得措手不及,2013年初,陆陆续续有人给他留言,并附上了一张截图,那是黄渤和舒淇为《时尚》杂志拍的封面照,舒淇背着黑色的翅膀,黄渤则背着白色的翅膀。

当时做大型翅膀的没几家,“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我们家的,尤其是黄渤那个白色大翅膀,那么大的基本没第二家在做。”

订单瞬间就涨起来了,影视工作室、影楼、艺术机构、设计师、娱乐场所……纷纷跑来买翅膀,仅仅黄渤背的那个白色翅膀,在那两个月中就卖了一百多对,而平时大概只有十几对的销量。

2015年4月,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节目组找上门来,买走了一批翅膀,后来在节目中,江泉发现,他卖给节目组的翅膀竟然是angelababy、黄晓明、杨幂、马苏等大明星用,“早知道给他们设计一下的。”

最近一次店铺遭遇大流量是因为吴亦凡,他在一次活动中带着一对巨型的黑色恶魔翅膀现身,狂热的粉丝立刻追踪到了江泉的淘宝店,“旺旺好几天都叮个不停,我都懵了,心想咋回事儿呀。”

他在老家平时雇了两个工人,应付订单完全没有问题,那几天不得不临时又多喊了六七个工人帮忙,吴亦凡无意间为他带去的几百个订单,够他忙上好几个月了,即便是到现在了,还是偶尔会有粉丝拿着照片来买。

“要是真的能找吴亦凡代言就好了。”江泉说。

让江泉最激动的一刻,是在2017年,那一次,他的手工翅膀成功登上了上海维密的官方选秀T台。

在此之前,他跟人介绍时,总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卖的翅膀,毕竟说到翅膀,就让人联想到可以吃的那种。登上维密秀之后,客户们都自发地给他的产品换上了统一的称呼:维密翅膀

其实这场维密秀并没有为江泉的淘宝店带来多少实际的收益,但正如他说的,“除了生意之外,总还是会有点期望,尤其是做我们这种原创的手工艺产品的,都希望在经济价值之外获得很多的肯定。”

这大概就是原创工作者们的共性。因为在淘宝上几乎什么奇葩商品都能买到,什么奇葩商品都能卖出去。这些年,淘宝渐渐变成了国内原创势力崛起的不可忽视的力量,不管你是出入高端设计工作室的专业大师,还是游走在八线小镇的土创人才,都能在淘宝上找到欣赏你的人。

从不被人看好的土创设计,到走上国际时尚大秀的舞台,江泉走了8年,这些年来,他体会到一个道理,乡土的便是世界的,“再没有人说我的翅膀土了”。

如今,江泉把工厂留在了农村老家,把工作室搬到了浙江义乌,因为现在的订单中有20%是来自国外和港澳台地区,义乌不仅能采购原材料,还能直接发海外,“泰国有我很多客户,印度唱歌跳舞时也特别喜欢戴着,最远的是法国,埃菲尔铁塔边有个影楼,里面的翅膀都是从我这里定制的。”

前不久,江泉遇到一个缅甸的客户,两人用翻译软件聊得很欢。他记得对方问他,对维密秀的看法,江泉坦言,至今也没太看明白维密究竟走得是个什么秀,女人穿着那么暴露,在农村是不好的事,“我不看超模,我只看我们家做的翅膀,越看越喜欢”,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