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文章 > 陕西省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中国戏曲七十年的成就与经验

2019-09-16 10:40:25
来源: 陕西文化产业网

昆曲《十五贯》

上海京剧院传承版《曹操与杨修》

豫剧《程婴救孤》

1949年11月3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刚刚成立不久,全国戏曲工作的领导机构——戏曲改进局,就在文化部正式设立。延续着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就已经开展的戏曲改革探索工作,和20世纪上半叶戏曲改良的各种艺术实践,以及近千年来国家在礼乐制度下对于戏曲艺术的管理传统,中国戏曲进入了社会主义时期“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历史新阶段。

以“改戏、改人、改制”为内容的戏曲改革,聚焦于中国戏曲传统在新社会的艺术适应,将思想性与艺术性作为衡量戏曲剧目的重要准则,在整理旧剧与编创新作中,呈现出新中国对于传统艺术崭新的文化理想和功能定位;将政治觉悟和文化修养作为提升戏曲传承者的重要目标,让戏曲艺人第一次以文艺工作者、人民艺术家的身份得到尊重,呈现出新中国对于传统戏曲前所未有的人文关怀和品质升华;将制度改革和体制管理作为发展艺术团体的重要方式,让现代戏剧理念注入戏曲职业规范中,呈现出新中国对于传统戏曲根本性的国家扶持和行业转型。这一改革将时代性的书写与人民性的表达作为戏曲在新中国的文化担当,既是戏曲新旧转型的标识,也是戏曲持续发展的动力,由此让中国戏曲整个行业进入到国家管理体制中,实践着戏曲的现代化发展道路。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受到政治运动、经济转型、政策收放、体制变迁、时尚更迭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戏曲的发展遭遇曲折、徘徊甚至停滞、后退,但是,让戏曲在与时代、与人民共相推进中持续发展,这正成为70年来贯穿于戏曲传承发展的主流导向。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戏曲成就,突出体现在对于中国戏曲艺术体系的持续继承与拓展

348个活态剧种至今绵延不绝的原因,即在于各剧种大量优秀表演团体和优秀的艺术家在70年的艺术实践里,始终通过优秀剧目的传承和创作来提升剧种的艺术表现力,扩大戏曲的文化影响力,增强戏曲的舞台生命力。以“三并举”为基础的多元化创作,推动了戏曲文化多样性的艺术创作,这一宝贵的艺术经验至今让戏曲艺术在曲折变幻的时代审美中,始终居于中国文艺创作的高地。

70年的戏曲发展史实际就是戏曲稳定的传承史、创造史,各剧种在戏曲改革进程中,从剧团建设、人才培养、剧目创作、剧种维护、戏曲推广等,都积累了大量而宝贵的艺术传承和发展经验。其中最脍炙人口的就是1956年昆剧《十五贯》的整理改编。被美誉为“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通过一部戏从作品整理到舞台传演,为戏曲如何复活、戏曲如何精彩,成功地提供了艺术范例。

以《十五贯》的整理创编作为标志,昆曲重新恢复艺术元气。而在近半个世纪以后,昆曲艺术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项目,以当之无愧的文化品格为人类所共享。70年里昆曲的两次文化彰显,为中国戏曲其他剧种的发展做了示范,带动了诸多剧种对剧种遗产的保护和再创造。无论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各剧种在继承基础上的挖掘整理改编,还是新世纪以来按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进行遗产保护,都极大地适应着各个时期的要求,激活了对戏曲优秀传统的文化自信。在这个进程中,以传统剧目为载体的中国戏曲艺术库存进行了与时俱进的艺术整理,今天各剧种大量的经典保留剧目,基本上都在一代一代的传承中实现了艺术提升。梅兰芳、周信芳等各剧种艺术家,田汉、马健翎、翁偶虹、范钧宏、徐进等大批剧作家随同剧种代表院团,共同进行艺术整理,为这些经典保留剧目的当代呈现付出了艺术智慧。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在整理遗产的工作中,大量剧作家用时代思想和艺术的高度,对传统进行了去芜存菁、点铁成金的艺术再创造。田汉创作《白蛇传》、陈仁鉴创作《团圆之后》《春草闯堂》、昆曲保持《牡丹亭》《长生殿》等古典剧目的多元版本,都是整理改编传统戏的代表性工作。田汉在戏曲旧剧基础上,用时代观念来重新解读人物形象的特点,用戏曲特有的艺术手段表达当代人性观念;陈仁鉴在芜杂的民间故事套路里,赋予现代人性视角,用极致化的悲剧和喜剧,将原题材创作成聚焦生存与命运的现代故事;昆曲则保持古典戏曲经典的文学内容,侧重于剧作品格、舞台风格、艺术传承的经典演绎,显示出对传统的丰富解读,尤其是青春版《牡丹亭》更让昆曲成为现代时尚。京剧、莆仙戏和昆曲的整理改编成为当代剧种整理遗产做出了重要示范,也昭示着戏曲在实现传统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多元路径,这也是中国戏曲千百年发展中的重要艺术规律。

新编历史剧其主体聚焦的是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的人物与事件,按照唯物主义历史观和中华民族价值观,用戏曲艺术形式来形象地回应中国五千年历史的发展规律与思想情感。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对于历史剧的创作始终与对其内涵的讨论密切相关,实践中也存在多元的创作路径,其总体创作体现出更加包容的艺术空间,即如张庚用“新编古代戏”概念,来延展这一艺术类别的内涵,以新编古装戏作为主要的舞台呈现。

新编历史剧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创作高潮,无论是立足真实历史来总结历史深层的发展规律,还是依托历史背景构设历史时空中的情感体验,都将悠远的历史情怀付诸历史人物及其故事事件中,在当代人回望历史、展望未来中,抒发历史审视中的生命触觉、人性立场。在新编历史剧的诸多优秀力作中,京剧《曹操与杨修》作为一部深度挖掘人性底色和文化底蕴的历史剧,显示了历史剧在呈现现代艺术追求方面的艺术成就,也引出了以“尚长荣三部曲”“陈少云三部曲”为代表的大批历史剧精品的打造。这些作品与京剧乃至中国戏曲其他剧种在新编古装戏中多元化的艺术创作,例如梨园戏《节妇吟》《董生与李氏》、黄梅戏《徽州女人》、豫剧《赵氏孤儿》等作品相映成趣,将戏曲现代化的进程做了深度推进。在新编历史剧创作进程中,大批有着敏锐的文化自觉和深刻的历史洞见的剧作家,在史料中寻找进入当代艺术审美的题材,郭启宏崇尚“传神史剧”,用合乎历史规律的情节结构,展示历史之神、形象之神和作者之神,形成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交相互渗的戏曲场面;郑怀兴则力主尊重历史真实,在历史记载的缝隙中深掘人性幽微,展开虚构与想象,形成独树一帜的“写心”史剧。这些涌现于当代历史剧坛上的重要剧作家与70年来创作了诸多历史剧杰作的作家,共同用纵横于历史与文学的独特创作,为中国戏曲增加了现代理性,让古老的戏曲获得了当代的活力。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