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无法显示 广告
您的位置 :  文章 > 美食 > 好店推荐 > 正文

槟城那么好吃 简直就是海外版的潮汕!

来源: KLOOK客路旅行 2019-08-13 14:25:50

槟城有多好吃?

时隔7年,我仍对当年吃到的一碗鸡肉粿条汤念念不忘。那还是相当清贫的背包旅行时代,连电话卡都舍不得买,但有的是时间。

一路从曼谷搭夜班火车南下,再转巴士到马来西亚,落脚第一站便是槟城。

美食雷达不够发达,对榴莲还没那么执着(也许是开一整粒在当时太奢侈),只得咨询刚来过槟城的饭搭子。

“牛干冬街上,有家路边摊的鸡肉粿条好赞,只有早上出摊。”饭搭子倾情推荐。

连睡几天懒觉,终于在离开那一日下定决心,不可以再错过了!

起早出去寻觅,毕竟没有固定店址,只有一个模糊的位置,就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

没有网络旅行的日子带有更多浪漫情节,总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不带任何预设立场。        

要知道,彼时我还未去过潮汕,人生中第一碗粿条就是在槟城邂逅的。汤里的粿条轻飘飘、滑溜溜,看似单调却回味十足,清汤中蕴含着无穷内力。        

背包旅舍提供的早餐尽是什么水果muesli、三明治煎鸡蛋,那根本不是粿条汤的对手啊!        

当年那碗鸡肉清汤粿

这次再回来,已经吃过潮汕闽南、吃过东南亚许多城市,对槟城的美食又有新的理解。        

除了多年不变的稳定,最感慨小吃店的服务态度,再热闹也不显慌张,从不对客人呼来喝去,甚至在兵荒马乱中还能保持一份谦恭有礼。        

几块钱一份粿条,付完钱,对方一定认认真真用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说,“谢谢你啊~”                 

我遇到过不少马来西亚籍华人,尽管都是第二第三代移民,但不时流露出和大陆之间所维系的强烈纽带。

背井离乡去异国打拼毕竟是寂寞的,也更需要团结,于是就有了南洋特色的“小贩中心”。几个档口共用一片空地,摆上桌椅,你卖饮料、我做炒粿条、他煎蚝烙,分工合作,但术业有专攻,力求达到经济效益最大化。

在宝藏城市槟城,有太多我的舒适区美食(comfort food),而且小小份,适合一人食,价格比现在的潮汕还便宜些,试错的成本和几率都很低。

仅仅吃了一个礼拜,怎么够?

裸条汤

粿条是闽南潮汕地区常见的传统小吃,用米粉制成,当年由华侨带去南洋,就一直流传下来,可加汤可干拌可炒。

炒粿条是摆在台面上的活色生香,但汤粉的好吃却自带高级感。

没找到记忆中的小摊,倒是发现了一家槟城本地人气超旺的粿条店,有具体店面——椰脚粿条汤,推荐给朋友也易寻到。

周日需要排队,门口等位时就见员工在倒汤渣子,汤底用猪骨、鸡骨、鸭骨一起熬制成,清澈却鲜浓。

8.5马币一碗,配料有三种:鳗鱼丸六粒,肉扎实而不脆,刚刚好是我喜欢的那一种丸子口感;肉碎是将猪肉压在平锅上变成薄薄一片的“扁肉碎”;还有鸭肉和杂碎。

中间一小撮炸蒜是点睛之笔,它是整碗汤粉唯一的烟火气,一点点足矣。

蘸料只一种,蒜米青椒酱油,鲜而不辣,和鳗鱼丸尤其搭调。

华人做生意很灵活,第二次去问,可不可以只要鱼丸,老板娘风风火火答曰:“没问题,6块5就好啦!”

根本没有手写单子,全凭老板娘脑子记,丝毫没有差错,还见识了什么叫做人肉计算器,一大桌人结账,“3块5、8块、6块5、3块5……一共23块5。”

真想天天早上有这样一碗粿条汤吃啊!

 椰脚粿条汤

183, Lebuh Carnarvon, George Town, Penang

炒裸条

在广东,我通常都是吃完牛肉火锅,再要一盘炒牛河,除了粉,配料只牛肉和芥兰两样。

而南洋式炒粿条全然不同,要浓墨重彩地多,粉也似乎成了配角。下单时,店主先会问,“鸡蛋鸭蛋?”鸭蛋通常贵一块钱,任君喜欢。        

街头的炒粿条摊最富表演性,大锅敲得乒乓作响,小贩汗如雨下,让看客忍不住担心锅被敲破,抑或汗水滴到锅里。

先爆香大虾和蒜米,然后加入豆芽、粿条、韭葱翻炒,打入蛋,用老抽生抽辣椒粉等调味,最后加蛤蜊、猪油渣和几片香肠。        

满满都是料,盛在绿色芭蕉叶上,锅气简直能把叶子烫出青草香来!        

 炭烧82海鲜炒粿条

82, Lebuh Kimberley, George Town, Penang

 亞龍炒粿條

Jalan Dato Keramat, Kampung Makam, George Town, Penang

咖喱面

大肥咖喱面在旅舍5分钟步行距离,通常是中下午跑去吃一碗。

标配是猪血、血蛤、墨鱼丝、油豆腐,也可以选择加料,鱼丸、乌贼、鸡肉、大虾、鸡翅……连鸡屁股都可以加!

但是,猪血和血蛤这两样带血的才是槟城咖喱面的灵魂!

汤底看起来红彤彤,其实完全不辛辣,比起马来西亚其他地方,槟城的咖喱面只加一点点椰奶,所以更爽口、也不容易腻。面可选粗黄面和细粉丝,我更喜欢前者。

吃完这碗咖喱面,突然明白过来,为何热带人民爱重口味,的确就是大热天里的开胃神器啊!

 大肥咖喱面

 23, Lebuh Kimberley, George Town, Penang

糖水

在365天都一样炎热的槟城,糖水自然要冰!冰!冰!每天晚饭后都去汕头街要一碗四果汤。

论用料比不上汕头米琦甜品的丰富,但是足够清凉也不饱腹,甜度也低。杏仁露、白果龙眼、腐竹薏米……每天换着吃。

煎蕊(cendol)即之前在马六甲常吃的晶露,换了个译名而已。可惜在槟城没找到特别赞的出品,强推马六甲的榴莲晶露!                 

马六甲的榴莲晶露

  汕头街四果汤

 84, Lebuh Kimberley, George Town, Penang

蚝煎

同样是潮汕改良版的,这里将木薯粉浆和鸡蛋在平底锅上炒拌,加入蚝仔,煎至金黄,配上两碟酸甜辣酱,而非鱼露和香菜。

没有绝对的孰是孰非、高低上下,很多美食便是这样,到了此时此地,这个口味就是最合适的。

也只有这个辣椒酱版本的蚝煎,才配得上槟城的热情似火(真的热到要烧起来了啊)

 Kedai Kopi Seng Thor        

 160, Lebuh Carnarvon, George Town, Penang                 

亚参叻沙

不同于新加坡温和甜口的椰浆叻沙,槟城的亚参叻沙可谓咄咄逼人。

酸辣口味的鱼汤主要用香茅、罗望子和辣椒熬成,淋在半透明的濑粉上,再加生洋葱和黄瓜丝、指天椒等等,最后舀一勺虾膏,由食客自己来拌匀。

 愉园茶室的叻沙

吃过愉园茶室和格成红豆雪两家的亚参叻沙,前者由几位印度小哥在经营,汤淡而无味,好看不中吃;        

后者出名的红豆冰一般般,叻沙倒是更出彩,够酸爽,够劲爆。                 

格成的亚参叻沙

 Kek Seng格成

 382 & 384, Jalan Penang, George Town, Penang

咖椰吐司

吃咖椰吐司是有timing的。什么时候最好?

当一场措手不及的大雨顷刻泻下时,躲进路边骑楼的餐室(有冷气最好),要一份烤得酥脆的咖椰吐司,夹冰冰牛油,两个半熟鸡蛋撒胡椒和酱油,一杯Kopi O(当地的黑咖啡),看路人狼狈等雨停。

咖椰(kaya)可以认作是南洋风味的一种果酱,用椰奶、斑兰叶、鸡蛋和棕榈糖等熬成,甜甜香香。

约几位老友一起来早茶,点上一份咖椰吐司set,细细啜饮着加了炼乳喝汤的咖啡,来个椰浆饭炒粿条,人均不到10马币,槟城人的生活也是惬意啊~

 广泰来咖啡室

 38, Leith St, Georgetown, Penang

[责任编辑:邵晓星 PSY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