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无法显示 广告
您的位置 :  文章 > 历史 > 历史名人 > 正文

张敬尧之死:菜鸟与快枪,一场侥幸的暗杀

来源: 拾文客栈 2019-08-02 15:06:24

撰文/拾文客栈,北洋史扒粪者,求真、慎识、体温凉。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八十二):毋忧拂意,毋喜快心,毋恃久安,毋惮初难。

在北洋史上,皖系军阀有“小扇子”徐树铮这样恃才傲物的才俊,也不乏恃宠不逊的草包,比如有“张毒菌”之称的张敬尧。作为南北孔道湖南之督军,张敬尧巅峰时期麾下有数万众,却放任直系军阀劲敌吴佩孚北归,庙堂之上的皖系军阀执缰人段祺瑞差点气歪了鼻子,其后又被数千湘军打得溃不成军,督湘数年以祸湘而遭逐,成为惶惶丧家之犬。皖系军阀在中枢谢幕后,张敬尧仍然不消停,即便北洋军阀日薄西山,仍然伙同“狗肉将军”张宗昌发起过反攻鲁地,失利后彻底湿了鞋,转投入日军帐下。民国二十二年,南京方面特工头目郑介民向“北平”和“天津”两站下令除奸,目标即为张敬尧。


null


陈恭澍曾回忆:“这是一道突如其来、事前毫无准备的行动任务,乍听之下,顿时茫然失措,大有手足无措之感。”但是,任务巳经派了下来,麾下的人手都是些菜鸟,不过几个人聚到一起一琢磨,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张敬尧在东交民巷可能的藏身地六国饭确定为六国饭店。所以,行动小组先由王天木到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去确认张敬尧是否入住,而剌杀工作则由本来负责情报数据处理的白世维具体执行。接到任务后的第二天,王天木的侦査结果还没有出来,郑介民再次找到他们,明确告诉张敬尧已入住六国饭店。于是,白世维扮作王天木的跟班,也到六国饭店去现场勘查。


null


为了防止惊动张敬尧,王天木与白世维不敢上到楼上查看,只好在楼下观察进出人员,一连三天没有收获。次日,王、田二人准备去吃饭,转机出现了。他们遇到一位做西服的熟人应掌柜,正从楼上走下来。王天木立刻迎上去问候,就听到应掌柜说:“他做了两套衣服,今天我来试样。"同时用手在下巴颏儿比划了一下。王天木如闻惊雷,但他不露声色,让应掌柜先回去了。原来,张敬尧的下巴上就长着一撮毛,所以王天木判断应掌柜是在给张敬尧做西服。但是,在饭店里人多眼杂,他又不能详细询问。


null


王天木立刻找到陈恭澍,与白世维三人来到“应元泰西服店”。掌柜透露张敬尧住在三楼,包了三间房,他的副官及参谋也在-起住,会在两天内离开北平去天津。张敬尧的踪迹,就这么无意中得到,三人都很兴奋,立即报告被郑介民。虽然得到了鼓励,但是三人只有一把枪,为此陈恭澍担心白世维势单力薄,遂召部下戚南谱协助,由于还是担心力量悬殊,王天木建议由他夫人到天津,去接一位江湖杀手过来,等那人过来后,由几位刺客去敲三楼张敬尧等人的门,到时就好动手,或者等应掌柜去给张敬尧交西服时,破门而入。几个人计划好后,王天木的妻子上了回天津的火车,王天木与白世维则先回饭店。


null


最终,行动当日下午将近一点时,正在吃饭的陈恭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白世维急促地告诉他:“任务完成了!”陈恭澍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原来,回到六国饭店的王天木与白世维,本来想预定一间三楼的房间,客房却告诉他们三楼都住满了,只有二楼才有空房间。两人老大不情愿地跟着客房来到二楼看房间,在走廊里正好路过一间客房敞开着房门,王天木瞟了一眼,见里面有个人正坐在床沿,正是张敬尧!白世维则快速从长袍底下抽出手枪,连开三枪,“毒督”张敬尧终得报应,一场预料艰辛的任务,就这样出乎意料地侥幸完成。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史》、《菜根谭》、《张敬尧案:民国刺杀案系列之八》

本文为大风号校园KOL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