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无法显示 广告
您的位置 :  文章 > 历史 > 世界历史 > 正文

1451:告别中世纪模式的马赛海战

来源: 冷炮历史 2019-06-01 10:35:21

null

威尼斯称雄地中海开始,地中海及其周边地区的海战形式就不曾发生根本性改变。源自希腊罗马时代的各色桨帆船战舰,以各种队形纵横战场。她们身后的全装帆船,则在负责运输补给之余,给予一定的火力支援。

但在15世纪,这样的经典中世纪模式开始面临新的挑战。1451年,发生在马赛港外的一场海上血拼,就是这个中间期的完美写照。

null

中世纪后期到近代早期的马赛

当时的马赛,一直处于两股势力的反复争夺之中。来自南方的加泰罗尼亚人,和来自北方的法兰西人,已经为了整条海岸线而缠斗了数百年之久。

从13世纪开始,并入阿拉贡王国的加泰罗尼亚,就是地中海西部的主要海军强权。他们的舰队不仅远征西西里岛、那不勒斯和希腊,其中也包括在名义上隶属法兰西王国的马赛。但在1437年,身兼普罗旺斯伯爵与安茹公爵的雷内,就重新夺下了这座城市。这也是法兰西军事贵族的惯用套路,通过庞大的陆军围困或突袭,从敌方舰队手里夺取港口控制圈。

null

从加泰罗尼亚人手里夺取马赛的法国军队

面对这种结果,加泰罗尼亚自然是非常不服气的。他们一直以强大的舰队横行港外,拦截任何觉得可以下手的目标。希望通过这种当时流行的海盗手段,让港口重新陷入萧条。加上中世纪国家往往不会供养数量太大的海军,大部分战事的战舰与海员,都会在和平时期扮演起亦盗亦商的角色。

安茹伯爵的对策,包括兴修庞大的城市防御设施,并将港口也纳入新的工事覆盖范围。但对于在港外活动的加泰罗尼亚海盗,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幸好在那个阶段,阿拉贡王国还忙于稳固西西里岛统治,并尝试对那不勒斯进行再征服。所以,马赛可以忍受海盗船封锁,不紧不慢的进行城市扩建。

null

15世纪中期的葡萄牙卡拉克帆船

法国与加泰罗尼亚的陆海对峙,在这年年底被乱入的第三方舰队所打破。由于和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三世进行联姻,葡萄牙国王阿方索五世下令组建送亲舰队,将妹妹莱昂诺尔公主护送去北意大利。除了公主本人及嫁妆,还有不少贵族成员加入送亲队伍。因此,阿方索五世特意任命瓦伦卡侯爵为舰队指挥官,并授予其“陆海军大将”头衔。

舰队由2艘大型卡拉克战舰领头,5艘小型的卡拉克帆船随行。另派2艘卡拉克帆船负责运送嫁妆和补给,并由2艘较小的卡拉维尔帆船护航。

null

因支持开拓西非而被称为非洲人的 阿方索五世

送亲舰队的所有船只,在1451年11月12抵达了葡萄牙控制下的北非港口--丹吉尔。那里既是葡萄牙船只远航大西洋的前哨基地,也是葡萄牙军队对抗穆斯林摩尔人的前线要塞。庞大的送亲队伍去往当地,也有慰问和鼓舞士气的含义。随后,他们又花了10天时间,航行到附近的北非港口--休达。1415年,国王若昂一世御驾亲征,将这里变为葡萄牙王国的首个海外基地。著名的亨利王子,也是在当地获得了灵感,从此花大力气培植本国航海业。

由于公主和随行贵族都不适应海上颠簸,送亲队伍就在休达停顿到11月29日。此后,他们向北转入地中海世界,却因为连续不断的逆风而靠近了法国海岸。马赛就是地区内最适合停泊的中转站,但那也意味着他们需要冒险面对随时出没的加泰罗尼亚海盗。

null

15世纪中期的 西班牙卡拉克帆船

1451年12月初,送亲舰队已经抵达马赛港外。风力的摧残,让大部分船只都间隔较远。好在葡萄牙水手早已习惯大西洋海区的暴虐天气,应付相对柔弱的地中海海况,还不至于出太大问题。各船依然保持了较好秩序,没有船只因此走散。不过,在地中海同行眼里,这种大西洋上常见的大间隔队形,似乎就是有机可乘的重大利好。

此时,由3艘卡拉克帆船和2艘桨帆船战舰组成的海盗舰队,正在马赛附近寻觅猎物。葡萄牙大帆船很容易被他们察觉,并立即判断为状态不佳的“贵重目标”。他们便以自己熟悉的战斗模式,开启了会让自己后悔不已的劫掠攻势。桨帆船依靠人力优势,在短时间内进行加速,径直冲向船队。3艘卡拉克帆船则尝试占据上风口,然后插入目标之间的巨大缝隙,配合桨帆船一起进行合围。

null

在港口进行简单补给的卡拉克船与卡拉维尔帆船

海盗们的行为,也很快被葡萄牙船队发现。瓦伦卡侯爵立即下令升起战旗,通知所有临近船只准备战斗。随即,原本分散的各船开始迅速靠拢,并组成地中海水手们很少见识过的防御队形。火力较强的卡拉克帆船,彼此首尾相连,形成一道用侧翼船身构成的防线。较为灵活的卡拉维尔船,会被安排在纵队末尾,以备不时之需。载有贵重客人和货物的船只,则躲入第一道防线背后,由前方的战船提供保护。这就是葡萄牙人在大西洋上摸爬滚打几十年,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由于需要探索未知的新海岸,15世纪的葡萄牙船长不希望携带太多海员。所以,他们选择以轻型的卡拉维尔船进行近岸探索。在建立新的前进基地后,再由大型的卡拉克帆船提供定期补给。后者往往会利用大西洋上的季风,进行长距离的“跳跃航行”。途中,他们随时可能遇到北非的摩尔海盗、不怀好意的西班牙劫掠船,以及众多埋伏在河口的黑人独木舟。为了以最少的人力和火力,构筑最稳固的防御力量,就需要让各船形成一条平行纵队。这样,各船就可以集中发挥侧翼火力,做到火力最大化与相互掩护效果。

null

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舰队防御队形

尽管在1450年代,战舰侧舷上的炮门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但安装在上层甲板位置的较大火炮已孕育而生。卡拉克帆船还具有高耸的前后艏楼,犹如浮动在水面的木头碉堡。船员可以通过按照在上面的小型弗朗机炮、早期火枪和弩,猛烈打击任何近距离内的对手。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泼洒伤害对方眼睛的石灰粉。也可以向对方甲板投掷肥皂,使得对手在忙乱中容易跌倒。

加泰罗尼亚人经验丰富,但大都没有见识过大西洋海区的情况。对于葡萄牙船队的防御阵型,自然也是摸不着头脑。在他们的海军文化中,卡拉克帆船更多需要以船头迎敌,围攻任何落单目标。桨帆船则负责协助,扰乱对方的航速与轨迹。如果能连人带船的加以俘获,就是效费比最高的劫掠成果。只是面对队形严密的葡萄牙帆船,他们还是乱了阵脚。

null

15世纪的早期欧洲舰炮

葡萄牙船上的重炮,很快就打穿了加泰罗尼亚人的部分甲板。在随之而来的近距离交锋中,疾风暴雨般的枪炮弹丸和弩机箭矢,让海盗们措手不及。他们原本只想捕获最有价值的1-2艘船,却不想开战后面对完成集结的整支船队。第一艘海盗船上的火药,很快在战斗中被点燃,完全陷入火海之中。第二艘船则更加倒霉,因为重炮轰击和大量弹丸倾斜,被打的千疮百孔。倒灌的海水,很快让整船开始倾覆。

眼看自己获得大胜,葡萄牙人还对第三艘海盗船发起反击。几艘船合围上去,再以跳帮方式登船肉搏。火力完全被压制的加泰罗尼亚人,瞬间从猎手变成了猎物。面对身披板甲的贵族军官和披挂锁子甲的水兵,已经毫无胜算。最后只得全体投降,被自己的劫掠对象所俘虏。

null

15世纪的葡萄牙海军军官与水兵

至于2艘船舷很低的桨帆船,也在居高临下的葡萄牙水兵面前没有发挥余地。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和,迅速依靠人力优势逃脱。一场原本是波澜不惊的海上劫掠,就这样成为了后来近代海军对中世纪同行优势的提前预演。

完成反杀的葡萄牙人,以胜利者姿态驶入马赛港,展示了俘获的加泰罗尼亚海盗船。港内的法国人也非常高兴,因为这对危机港口繁荣的海盗以很大打击。他们还将继续营建这里,并最终将马赛变成法兰西影响地中海世界的最大基地。

null

再过40年 葡萄牙人将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战舰

尽管发生在1451年的马赛海战,因规模不大而没有被史书所特别留意。但海战中的双方实力差距,恰恰是两个时代的差异性对比。加泰罗尼亚人当然是优秀的海员和水兵,他们的舰队也依然是地中海世界的霸者。但习惯了大西洋环境的葡萄牙人,向他们展示了未来海战的前进方向。

在之后的40年里,侧舷炮门技术和全新的轮式炮架,将会迅速被运用到战船上。葡萄牙人建立的全球首个远海舰队,也因此在一段时间内具有无可争议的优势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