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无法显示 广告
您的位置 :  文章 > 军事 > 军事历史 > 正文

岳飞大破金兀术铁浮屠的郾城大捷到底怎么打的?

来源: 冷兵器研究所 2019-01-08 15:47:31

提及岳飞与岳家军的郾城大捷,爱好历史的朋友可能知道,此战岳飞大破金兀术引以为傲的精锐重骑兵——铁浮屠。但具体这仗怎么打的,因为史料的缺失,今天的我们对于此战已经所知不多。而本文努力结合古今中外的相关史料,还原这一惊心动魄的大战。

▲《精忠岳飞》剧照

▲《精忠岳飞》剧照

“今月初八日,探得有番贼酋首四太子、龙虎、盖天大王、韩将军亲领马军一万五千余骑,例各鲜明衣甲,取径路,离郾城县北二十余里。寻遣发背嵬、游奕马军,自申时后,与贼战斗。将士各持麻扎刀、提刀、大斧,与贼手拽厮劈。鏖战数十合,杀死贼兵满野,不计其数。至天色昏黑,方始贼兵退,那夺到马二百余匹,委获大捷。”——宋·岳飞·《奏郾城捷状》

▲《精忠岳飞》剧照

▲《精忠岳飞》剧照

关于岳家军郾城大捷的信息,岳飞的奏折是最主要的来源。要想还原郾城大捷,我们必须先从岳飞奏折这短短百余字中提炼出几个关键点来。

1. 战斗持续时间

“今月初八日”:战斗发生在七月初八,按现在公历计算是八月左右;

“自申时后”:申时是下午3--5点,按照一般的语法,当我们说“自12点后开始”时,意思是从12点开始而不是从13点开始,所以这句话说的应该是从下午3点开始;

“至天色昏黑”:打到天黑战斗才结束,根据常识,在夏天华北华中地区天黑的时间在7--8点左右。

结论:郾城之战从持续时间应该在4个小时左右。

null

2. 金军兵力数与兵种

王曾瑜先生的《岳飞和南宋前期政治与军事研究》中分析说,岳飞此时处于孤军深入的不利局面,为了对抗金军,正在集结兵力。“可是完颜兀术却不待岳飞集结完毕,抓紧战机,抢先发动大规模反击。”“完颜兀术探得岳飞亲驻郾城,故率女真主力骑兵突袭,企图一举摧毁对方的神经中枢。”用现在的话说,郾城之战其实是金兀术实施的一场斩首行动。那么这种行动,自然是要靠精锐骑兵来执行了。当时金兀术的十万大军中有大量签军,也就是步兵,很可能没能到达战场。所以金军参战兵力是一万五千精锐骑兵。

null

3. 岳家军兵力数与兵种

据王曾瑜先生考证,此战因为岳家军尚未集结完毕,所以岳飞手下的兵力不过背嵬军+一半游奕军,总兵力不过一万几千人。再考虑到守城军和辎重兵等非战斗人员,直接参与此战的岳家军的兵力就更少了。岳飞的奏折提到:“寻遣发背嵬、游奕马军,自申时后,与贼战斗。将士各持麻扎刀、提刀、大斧,与贼手拽厮劈。”“麻扎刀、提刀、大斧”等武器都是当时的步兵反骑武器,所以此战应该有大量步兵参战。王曾瑜先生考证岳家军兵力编制时,认为背嵬军既有精锐骑兵,也有步兵。所以岳家军参战的战斗兵很可能不到万人,是岳飞亲自率领的精锐步骑兵。

null

那么问题来了,郾城之战打了4个小时,到底是怎么打的?4个小时都在打打杀杀?其实,古代一场战斗打几个小时是常态。比如黑斯廷斯之战,从早上9点诺曼人发动进攻开始,到日落时分撒克逊人彻底崩溃为止,共持续8个小时;碧蹄馆之战从早上打到下午三点左右;圣·埃迪吉奥之战打了7个小时。但是常识告诉我们,在这漫长的时间之内,士兵们不可能一直在打打杀杀。

null

比如黑斯廷斯之战,当战斗进行到中午时分,双方都没有击溃对手,于是双方暂停战斗。英王哈罗德命令给自己的人送食物和饮水,同时诺曼人也必须休息,他们的马匹也要及时牵到溪边饮水。在滑铁卢之战时,战场上出现了这样一幕奇观:在战场附近一条小溪的两边,英法两军的骑兵纷纷下马去饮水饮马。在此期间,双方达成一种无言的默契,都未对对方发动攻击。

null

▲《宋景诗》电影中方阵的改变

▲《宋景诗》电影中方阵的改变

那么战斗的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哪里了?答案是队形的维持与重组,以及长时间的对峙。当双方一阵激烈的白刃战之后,谁都没有进展,必须立即休息。要么作战士兵全部撤回去休息,要么生力军(预备队)上来继续作战,如同罗马人的三线战术。此时指挥官需要检查己方的伤亡情况,给敌人造成的损失,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null

我们以波兰翼骑兵的冲锋为例。波兰翼骑兵在距敌人50m左右开始全力冲刺,当接触敌人之后陷入混战时,翼骑兵们就拔出马刀作战。不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骑兵们一旦陷入混战就一直在那里站桩打,波兰翼骑兵在与敌人短暂白刃战一段时间之后,会立即后撤。在到达安全的距离之后,连队指挥官会重整队形,在前一次冲锋中损失的骑兵要从别处得到补充。此时骑兵预备队(另一个连队)开始第二次冲锋,如此反复数次,直到敌人彻底崩溃或者己方指挥官下令撤退。一般来说,一个翼骑兵连队会冲锋三到四次,有的甚至达到八至十次。拿破仑战争时期的奥尔施塔特之战,普鲁士将军布吕歇尔就以同样的方式组织了30个中队的骑兵,对达武左翼的莫兰德的第一师方阵进行了5次冲击。

null

最生动形象的例子当然是发生在1410年的科若诺沃之战了,此战波兰人战胜了条顿骑士团。双方都是由装备精良的老兵组成,所以在第一波攻击之后,谁也没有击溃对方。此时,经过短时间内高强度的格斗,双方都已经精疲力竭,于是他们暂时达成一项休战协议。在之后一段时间之内,双方士兵四散各处休息。然后,双方继续战斗。打了一会儿之后,双方又到了精疲力竭的阶段,此时仍没有决出胜负。于是另一项休战协议又达成了。趁此间隙,双方修整自己以及马匹,喝酒,治伤,交换俘虏和马匹,并且收治伤员。据当时的人描述,整个场面是如此和谐,以至于会让人误以为他们朋友而不是敌人。(如同前述滑铁卢战争中的一幕)最后,直到第三次战斗过程中,条顿骑士团的军旗被波兰人夺取,这才导致骑士团士气下降,人心浮动,最终败退。

null

▲条顿骑士团

事实上当时的金军也具有这样的作战素质。南宋抗金名将吴璘在比较西夏与金的军事优劣时说过:“璘从先兄(吴玠)有事西夏,每战,不过一进却之顷,胜负辄分。至金人,则更进迭退,忍耐坚久,令酷而下必死,每战非累日不决,胜不遽追,败不至乱。盖自昔用兵所未尝见,与之角逐滋久,乃得其情。”也就是说,宋军之前的敌人西夏军是要么一波流击败宋军,要么被宋军一波流。而金军的纪律极其严明,组织度要远高于西夏军队。即《三朝北盟会编》中记载的“虏流(金军)有言曰:不能打一百余个回合,何以谓马军!”

null

最后,我们用现代人的视角来还原一下这次郾城大捷:

绍兴十年六月份,金兀术通过情报得知,岳家军此时兵力分散,主将岳飞驻扎在郾城,身边只有他本人核心部队一万多人。所以金兀术想趁此机会对岳飞实施一次斩首行动。为了达成战役的突然性,金兀术没有使用步兵,而是集结手下各将领如龙虎大王、盖天大王、韩将军等人的骑兵部队,加上自己的直属铁浮屠,共集结精锐骑兵一万五千人。七月八日,当金军行进到离郾城县北二十余里的时候,被岳家军的斥候发现。岳飞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为了给自己的步兵争取布阵的时间,立即派遣岳云带领背嵬军一部前往袭扰敌人。

null

岳云带领背嵬军先锋骑兵首先与金军发生接触,因金军是全骑兵,且数量占优,宋军初战不利,被迫后撤。但这已经为岳飞争取到了布阵的时间。岳云带领的骑兵前锋有序地撤退到本军步兵方阵后重整队形。金军骑兵到达战场,金兀术试图趁岳家军立足未稳,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他命令以铁浮屠为核心的金军骑兵,直接正面冲击宋军步兵方阵。这些步兵是岳飞的近卫步兵,骁勇善战。在用拒马、长枪等阻遏铁浮屠的冲击之后,手持长刀大斧的重步兵开始趁机攻击失去冲力的铁浮屠。此时,背嵬、游奕两军的骑兵预备队从侧后包围攻击金军,金军抵挡不住,被迫撤退,但保持了良好的队形。

null

岳家军骑兵预备队趁势追击,在追击一段时间之后,被金军数量更多的铁浮屠预备队击退。第一波接触之后,双方开始收治己方伤员,清点人数,重整队形。双方第一线的士兵都暂时撤退到队形后面修整,由第二线预备队顶上。金兀术决定再次冲击岳家军步兵方阵,他决定自己带领铁浮屠直接正面冲击,同时命令龙虎、盖天大王、韩将军分别带领两翼骑兵(拐子马)攻击岳家军方阵侧翼,试图包围岳家军。在这次进攻中,金兀术的正面攻击又一次被击退,同时金军拐子马被岳家军拐子马击退。岳云带领已经修整完毕的背嵬军又一次进行追击。

null

如此反复数十合。在战斗过程中,岳飞部将杨再兴单骑入敌阵,欲生擒金兀术,没有成功。杨再兴身负重伤,但也给予敌人以重大杀伤。期间趁着战斗的间隙,双方都快速收治己方伤员。到傍晚时分,金军屡次冲击宋军军阵,都被岳家军步骑协同击溃。此时,金军已人困马乏,且损失惨重,金兀术被迫撤退。因天黑担心被伏击,且己方骑兵也已经筋疲力尽,岳飞并没有下令进行彻底的追击。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